Blog

1. Chow Sin Yuet, 1930

    Music starts. Logu(鑼鼓) explodes the Ko Shing Theatre. Five or six performers rhythmically crash whatever in their hands, marking the beginning of this play of Cantonese opera. Meanwhile, the actors enter the stage with over-the-top make-ups, walking in a circle with bouncing antennas on their heads. Then the other group come in, holding … Continue reading 1. Chow Sin Yuet, 1930

Advertisements

重心

「你覺得幾時凍番?」 凌晨,依然有車有人聲,我呈「大」字訓係床,今晩太熱啦。 「可能下個禮拜凍番掛,呢排天氣咁反常。」 我不時左右換換姿勢,等背脊通下氣。同時,我不忘應下又問下問題,延續話題。 面對咁悶熱既天氣,我只想好好咁灘係床,同一樣突然訓唔著、電話果邊個人傾下⋯⋯唔⋯⋯無聊平常野。   物件可以想像做平面,每一點既重量唔同,最重既一點叫做重心。重心存在,就好似世界知道有輕重之分,有野比較重要,有野無謂,但一切一切成為世界一部份。   「你住果度有無士多?」 開始無咩野講,係時候到我問問題。電話另一頭響起警車聲。我移到窗邊,睇黎今晩我地會傾好耐。 「好似有,聽fd講,但唔知邊度。」 HEHE,唔係hea應(雖然係無聊問題)。   其實呢d話題有咩重點呢?尤其咁夜啦。   記得同佢係同一個programme識,第一句好似係「你都係讀同一科咖?」,一識識左成年到而家就黎畢業。 我地project一組,個project好趕,捱夜通宵做,打字打字打字,就係果陣開始夜晩傾計,好彩有佢陪先無咁悶。 成間屋烏燈黑火,見到剩係發光既螢幕同我不停打住字既手指,果時其他group-mate好眼訓offline哂,我攞起iPhone耳機咪講:「我真係唔知第十條問題既數據有咩用。」 佢webcam起哂格,但仲望到佢望住個螢幕。 「好似真係無咩用,咁唔好理呢一題啦。」有幾聲滑鼠嗒嗒聲,佢繼續講:「呼,做埋呢個project同考埋個試,sem就完啦,你之後有咩想做?」 「Errr⋯⋯唔知呀。」應該都係大部分人既答案。「你想做咩?」 「唔知呀,想做下D特別野,等自己無咁悶。」 大家又繼續打字。 佢打左個喊怒。 我無出聲。 過左無耐,佢終於講:「我果part搞掂啦。」 我心沉左一沉。 「哦~~」腦海空白,就剩係諗到呢個字。 「你幾時搞完?」 「應該都要做多個鐘呀。」 「咁⋯⋯我訓先啦,聽日晏就聽講座。」 「唔,好呀。」 「早抖。」 「早抖。」我揮手。 我並唔想講上面呢兩個字,我其實想佢陪我耐d。我望住Skype個介面,佢好快offline左。   我就係咁,認為係重點既樣講唔出,或者應該咁講,自己根本唔知重點係邊,但我唔好受。簡單黎講,感覺就係分為「啱」同「唔啱」,「啱」就做,「唔啱」就唔做。因為感覺咁非黑即白,並無所謂一件事物既中心點,感覺既重點或者唔存在既。   我突然聽到樓下大叫,內容聽唔到。 「你果度有人大嗌?」佢問。 「應該係d人飲醉酒,呢頭好多人係咁。」我頭伸出窗望下。 「我都聽過我果度樓下有人大叫,有次大叫『我,好,悶,呀』咁樣。」 「吓,唔係掛。」 「佢應該係屋企嗌,更加好笑既係有人答佢『咁,你,想,點,呀』。」 「佢點答呀?」 「無呀,之後無嗌LU。」 我望望對面座樓,有零碎既燈光,一家開住黃燈,屋入面有個正正方方既黑影應該係櫃,過DD應該係書台。唔知我電話另一頭係咪睇緊相似既野呢?   我開始明白點解d詩人咁鍾意咩咩月,「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可能同重視既人望住同一樣野既感覺,係有小小興奮。只不過另轉頭就知道其實無咩可能。見到既月亮,詩人張佢部分重量放係月亮度,令自己舒服d,自在d,但月亮本身並唔係重心。   「Ei, 我見到啦,啱啱嗌果個人應該同一班人坐係樓下既氹氹轉度,成班𡃁仔係果度。」我嘗試報告眼前見到既野。 「講起氹氹轉,我都好耐無玩過啦。」   重心其實同每個粒子有一段距離。對話其實係零散既碎片,由自己唔敢講既野分拆而成,好似宇宙無數星塵分散各個地方,而引力張星塵拉埋一齊,集中係一點其實係最初頭、真實既野。 … Continue reading 重心

四格框框之(一)《在夜裏看見》

獨個兒在海邊 聽到海浪 車 樹木在遠方搖曳 然後又有海浪 風 再海浪 幾輛單車經過 敲着叮鈴 叫途人讓路 = 感官自然地接受各種信息 內裏並沒有所謂感情或情緒 情節又一直重複再重複 = 入夜了 景色改變 旁邊有冷氣機聲盤旋 然而人們入入出出 並沒有發現地下有一個畫框 = 我偶然發現了 細心觀察 發現那是一個簡單由四條木連接 組成的框 沒有經過雕刻 有著普通的淺啡色 貌似自然 又不尋常地出現在面前 = 而我又走到外面 那些平凡的景色 繼續刺激途人感官 繼續告訴他們一些無意思的話 燈火從海另一邊到達這邊 海浪拍打岩石 然後再平靜下來 = 我拿起那個撿來的框 放在我前方 透過框 朝着海洋看 框框內的景物 仿如 在最後為漫畫用黑色筆加粗線條的時候般 把空間停住 把時間拉長 把原先熟悉的世界 塗上感情 黑色的 塗上黑色 白色的 塗上白色 彩色的 由於沒有足夠的光 … Continue reading 四格框框之(一)《在夜裏看見》

Dvorak/Internet security – My Daily Discoveries (27 – 30/4)

Here are all my discoveries this week. 1. Dvorak Having been studying typing on typing.com for a month, I finally reached to the final module of the typing drills. Then, the next drill was to practise this new set of keyboard, Dvorak. You can simply set up Dvorak on your computer. Just go to Setting … Continue reading Dvorak/Internet security – My Daily Discoveries (27 – 30/4)